海南品茶 《隋唐系列》玄宗大治二十一:皇甫惟明出使吐蕃与中唐名相张说病逝

品茶网

品茶网

  • 首页
  • 品茶
  • 娱乐
  • 明星
  • 美女
  • 游戏
  • 当前位置:品茶网 > 品茶 >

    海南品茶 《隋唐系列》玄宗大治二十一:皇甫惟明出使吐蕃与中唐名相张说病逝

    人气:发表时间:2021-10-07

    自从武则天末年以来,季冬都要上演泼寒胡戏,唐中宗也曾登楼观赏。到这时,因为蕃夷首领入朝,朝廷又出演该戏。张说上疏谏道:“臣听说韩宣子到了鲁国,见到周礼而感叹;孔夫子到了齐国,历数倡优的罪过。列国皆如此,更何况天朝。如今外蕃请和,选派使者前来朝谒,臣希望陛下以礼乐接待,以兵威出示。虽说都是戎夷,却不能轻慢,谁知道他们之中没有驹支那样的辩才,由余那样的贤人?况且泼寒胡戏没听说有过典故,裸体跳足,陛下盛德岂能观赏?挥水投泥,没什么比这更丢脸面的了。这和鲁国的周礼相去甚远,猥亵的程度堪比齐国的倡优,恐怕并非以文德怀柔远方的大义,也不是靠外交制胜敌国的礼仪。”自那以后这胡戏便取消了。

     开元十八年即公元730年春正月初六(辛卯),唐玄宗李隆基任命黄门侍郎裴光庭为侍中,依旧兼任御史大夫;左丞相张说加授开府仪同三司。正月二十一(丙午),唐玄宗临幸薛王李业的宅第,当天回宫。

    鸥维网 打造国内一流的农副产品B2B交易平台。

    八月初六(丁亥),唐玄宗登上花萼楼,接受千秋节的百官献贺,并赐给四品以上官员金镜、珠囊、缣彩;赐给五品以下官员不同数量的束帛。唐玄宗还亲赋八韵诗,又写了首《秋景诗》。八月三十(辛亥),他临幸永穆公主的宅第,当天回宫。

    夏四月初一(乙卯,通鉴作丁卯,疑有误),朝廷开始修筑西京的外城,九十天里就完工了(《旧唐书》说十个月竣工)。

    当初,张说为相时,唐玄宗想要讨伐吐蕃。张说密奏请求允许他们通和的要求,以平息边境,但唐玄宗不从。当瓜州失守,王君毚(《旧唐书》作王君掞)战死时,张说刚好得到巂州送来的一头斗羊,便上表进献,并以此讽谕劝谏。他的表疏说:“臣听说勇士冠鸡,武夫戴鹖(即褐鸡),以此类推,所以获得这头斗羊。它远生越巂,蓄性刚决,敌不避强,战不顾死;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动物,但斗志却不能挫败。现在看到陛下在六郡选拔良家子弟,在全国招募勇猛战士,以致鸟不遁才,兽不藏伎。如承蒙让斗羊在猎场效奇角力,它将愤怒地一鼓作气,狂暴地前脚奋击。奔跑时犹如奔云触电,碎走时好似砖石相撞,迸裂骨头一赌胜负,溅满鲜血勇争雌雄,勇敢刚毅见而冲冠,鸷狠狼戾闻而击节。臣希望以此稍能帮助明主千金购买骏骨、路上拜揖怒蛙那样的求贤愿望。假使斗羊能说话,必将发誓说:'若斗不解,立有死者。’幸亏陛下至仁,毫不残忍,量力而行,听取劝谏。臣因为腿脚有病,行走不便,谨让男儿前往金明门奉进这只斗羊。”唐玄宗深切领悟了他的意思,赐给他一千匹绢及杂彩。

    六月二十三(丙子),唐玄宗任命单于大都护忠王李浚兼领河北道行军元帅,御史大夫李朝隐和京兆尹裴伷先为副手,率领十八总管出讨奚和契丹。他命令李浚在光顺门和百官相见。张说退下后跟学士孙逖和韦述说:“我曾观看过太宗的画像,很像忠王。这真是社稷的福分。”

    二月十一(丙寅),长安下大雨雪,接着又雷震,导致左飞龙厩发生火灾。二月十六(辛未),唐玄宗因此赦免杖刑以下的囚犯。

    开元九年四月,胡贼康待宾率众造反,占据长泉县,自称叶护,攻陷兰池等六州。唐玄宗下诏派王晙率兵讨伐,命令张说参谋经略。当时叛胡与党项连结,攻打银城和连谷,想占据粮仓。张说统领马步万人从合河关出兵掩击,击溃了他们。他率军追到骆驼堰,胡人和党项自相残杀。夜里,胡人西遁逃进铁建山,剩余党徒全都溃散。张说招集党项人,让他们重新安居乐业。副使史献请求趁机诛杀党项人,以绝后患。张说说:“先王之道,救亡固存。如果把他们都杀了,那是违逆天道。”因此奏请设置麟州,用以安置党项的残余民众。同年,他官拜兵部尚书兼同中书门下三品,依旧监修国史。

    唐玄宗李隆基还在东宫当太子时,张说就已承蒙礼遇。当太平公主当权用事时,李隆基储君的地位岌岌可危。只有张说独排众议,请求朝廷让太子监国。他深谋密画,终于清除内难,成为开元的功臣。他前后三次执掌大政,负责文学的重任达三十年之久。他为文俊丽,用思精密,朝廷的大事,都特意让他秉承中旨撰述。天下的文人,都喜欢朗诵他写的制令。张说尤其擅长碑文和墓志铭,当代无人能及。他也喜欢延纳后进,善于任用比自己更有一技之长的人,引荐文儒之士,辅佐佑助政教的王化。当时承平的岁月已久,他志在粉饰盛时。唐玄宗封禅泰山,祠祭脽上,拜谒五陵,召开集贤,重修唐太宗的德政,都是张说首倡。他而且看重义气和诺言,对于君臣朋友,更是深明大义。当时中书舍人徐坚自负文学的才华,经常认为集贤院的学士多非其人,而有司部门对他们供应的膳食太过优厚,曾跟同列朝臣们说:“这辈人对国家有什么帮助,竟如此浪费。”准备建议取消他们的膳食。张说说:“自古以来,帝王功成名就,都会有些奢纵的过失,要么兴建池台,要么游玩声色。如今圣上崇儒重道,亲自讲论,刊正图书,延请学者。今日的丽正书院,是天子礼乐之司,作为千秋万代的楷模,是不能更易的正道。花费不多,得益很大。徐子之言,何其狭隘!”唐玄宗得知后,因而看轻徐坚。张说后来遭到谗言诋毁,被罢免了参知政事,专门负责集贤文史的重任;但每有军国大事,唐玄宗还总是派中使先去征求他的意见。张说曾自制他父亲的《赠丹州刺史骘碑文》,唐玄宗得知后,亲自御书碑额“呜呼,积善之墓”赐给他。张说有文集三十卷。太常议定他的谥名为“文贞”,左司郎中阳伯诚反驳,认为不够恰当。工部侍郎张九龄立议,请依照太常的议定,结果纷纶未决。唐玄宗为张说亲自制作神道碑文,御笔赐谥名为“文贞”,这才定了下来。

    吐蕃兵马多次被唐军打败,害怕了,只好请求和亲。忠王友皇甫惟明利用一次奏事的机会私下跟唐玄宗大谈和亲的好处。唐玄宗说:“赞普曾写信给朕,口气十分悖慢。这样的行为如何能宽恕!”皇甫惟明说:“赞普在开元初年,年龄还小,哪里自己能写那信!都是边将冒名写的,想以此激怒陛下罢了。一般说来,一旦边境有事,那么那里的将吏都能趁机盗取藏匿官府的财物,然后胡乱地编造功劳,好取得勋爵。这都是奸臣得利,并非国家的福祉。用兵连年不断,日费千金,河西和陇右一带因此陷入困敝。陛下如果真的派一名使者前往探视公主,趁机和赞普当面相约结盟,让他稽首称臣,永息边患,这难道不是抵御夷狄的长远策略吗!”唐玄宗听了很高兴,便派皇甫惟明与内侍张元方出使吐蕃。

    三月十三(丁酉,《旧唐书》作三月初七辛卯,同时还更改定州县上中下户口的人数),朝廷恢复发放京官职田的旧制度。

    闰六月初二(甲申),朝廷分出幽州部分地盘设置蓟州。闰六月初七(已丑),唐玄宗派范安及和韩朝宗到瀍水和洛水的源头疏流,并设置闸门调节水势。

    十一月初四(甲寅,通鉴作十月,疑有误),护密王罗真檀入朝,并留下担任宫廷宿卫。

    当初,契丹王李邵固派衙官可突干入朝进贡,同平章事李元纮对他粗暴无礼。左丞相张说跟人说:“奚族和契丹必定会反叛。可突干狡猾凶狠,专擅他的国政为时已久,人心也都归附于他。今天我们让他失望,以后必然不会再来了。”五月二十六(己酉),可突干弑杀了李邵固,率领他的国人,并胁迫奚族部众,一道叛降突厥。奚王李鲁苏和他妻子韦氏,以及李邵固妻子陈氏都来投奔朝廷(《旧唐书》说李鲁苏投奔朝廷,召李邵固妻子东华公主陈氏以及自己妻子东光公主韦氏一道去投奔唐朝的平卢军)。唐玄宗下制,命令幽州长史赵含章出兵讨伐,又命令中书舍人裴宽和给事中薛侃等人,在关内、河东、河南、河北各道分别招募勇士。

    先前,地方上都由门庭很高的富户负责官府放贷的本钱。九月初四(乙卯),御史大夫李朝隐上奏请求减轻百姓一年的租赋,依旧让地方高户以及典正等人用本钱放贷,按月收利,供给地方官员的收入。

    二月十八(癸酉),朝廷首次让百官在春月旬休(每十天休假一天),让他们挑选风景优胜的地方游乐。每次游乐,自宰相直至员外郎,朝廷出钱为他们共举办十二桌筵席,各赐钱五千缗。

    闰六月初九(辛卯),礼部奏请千秋节休假三日。村闾会社的人们必须一块在千秋节先奏白天帝,汇报田祖,然后才坐下宴饮或散回家里。

    四月十一(乙丑),唐玄宗任命裴光庭兼任吏部尚书。先前,吏部选官时,只看这人的能力如何,因此有些人越秩超迁,有些人则终老在低级职位上,有人出仕了二十多年也得不到俸禄。又有,州县也没有等级,有人从大县调到小县,也有人先在近处当官,后来却被调到远处,全没有一定的制度。裴光庭首次上奏采用循序资格,全都以期满罢官后再参选的次数而定,官位高的参选次数就少,低的参选次数就多;不问能力如何,参选次数满了就再次任职,根据年限升级,不得逾越。凡是没有获罪负谴的,都有升无降。那些因平庸愚笨而沉滞的官员皆大欢喜,把这道诏书称为“圣书”,而才俊人士无不怨叹。宋璟极力反对这一做法,但没有成功。裴光庭又下令,让流外的官员也必须经过门下省审批。

    四月十三(丁卯),唐玄宗在春明门外宁王李宪的花园池塘边设宴招待侍臣以下的官员。他登上花萼楼,邀请回归的骑将,请他们坐下宴饮,还让他们轮番起舞,颁赐了不同的东西,尽欢而散。

    先前,御史中丞宇文融献策,请求检查核实全国的逃户以及籍外剩田,设置十道劝农使,分别前往各地检察。张说觉得这样做会给百姓带来很多不便,因此多次表示反对。东封泰山回来后,广州品茶宇文融又密奏在吏部分置十个铨衡部门,让宇文融与礼部尚书苏颋等人分掌选拔官员的事务。宇文融等人每次有所奏请,都被张说压抑,因此吏部铨综的事有点混乱。宇文融于是与御史大夫崔隐甫和中丞李林甫上奏弹劾张说,说他请术士夜解天象以及受贿等罪状。唐玄宗下敕,让宰臣源乾曜、刑部尚书韦抗、大理少卿胡珪、御史大夫崔隐甫到尚书省审理此案。张说兄长左庶子张光到朝堂割下自己的耳朵为张说喊冤。当时中书主事张观和卫长史范尧臣一同依仗张说的权势,作假纳贿,又私自剃度僧人王庆则,让他和张说往来,占卜吉凶。他俩被崔隐甫等人立案审理后服罪。张说被关在诏狱里两宿,唐玄宗派宦官高力士去看望他。高力士回奏说:“张说坐在草垫上,用瓦器吃饭,蓬头垢面,惩罚自己,看来非常忧惧。”唐玄宗感到怜悯。高力士奏道:“张说曾是陛下的侍读,又有功于国家。”唐玄宗也同意,因此只是罢免了他兼中书令的职位,而张观和王庆则则被杖杀。受张说案件牵连遭贬斥的有十多人。崔隐甫和宇文融等人担心张说复起,会成为自己的后患,又密奏诋毁他。翌年,唐玄宗下诏让张说退休致仕,仍让他在家修史。

    十二月初八(戊子),丰州刺史袁振被指控散布妖言,结果下狱而死。

    同时,可突干入寇平卢,先锋使张掖人乌承玼在捺禄山打败了他们。

    十二月二十八(戊申),尚书左丞相燕国公张说去世。张说字道济,祖先范阳人,但世代居住在河东,近代又迁徙到河南洛阳。他二十岁弱冠时应诏举,对策得到乙第,授任太子校书,经累转成为右补阙,参预修撰《三教珠英》。久视年间(700),武则天临幸三阳宫,从夏季直到秋天,没及时回到东都。张说上疏劝谏(详文见《旧唐书-张说传》),但武则天没有省阅。长安初年(701),他修撰《三教珠英》完毕,升迁右史和内供奉,兼知考功贡举事务,被提拔为凤阁舍人。当时临台监张易之和弟弟张昌宗构陷御史大夫魏元忠,指控他谋反,让张说作证。张说到了御前,扬言说魏元忠实在没有谋反,都只是张易之诬陷而已。魏元忠因此免了死罪,而张说却因为忤逆圣旨被发配钦州,在岭南住了一年多。唐中宗李显即位,他被召回官拜兵部员外郎,经累转后任工部侍郎。景龙中年(708左右),他因母亲去世丁忧去职,朝廷要起复他为黄门侍郎,但他累次上表固辞,言辞非常恳切,唐中宗下优诏答应了他。当时风气和教化紊乱,多数大臣都以起复为荣,而张说守节恳辞,竟然服完了整个丧期,因此被有见识的人们称道。服丧终了,他重新出任工部侍郎,不久官拜兵部侍郎,加弘文馆学士。

    四月初八(壬戌),唐玄宗临幸宁亲公主府第,当天回宫。

    李隆基在东宫时,张说与国子司业褚无量都担任太子侍读,所以对他亲近敬重。翌年,张说升任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监修国史。那年二月,唐睿宗跟侍臣说:“有术士上言说,五日内有急兵入宫,你们必须为朕严加防备。”侍从们都相顾无言,只有张说进言说:“这是谗人设计的圈套,不过打算摇动东宫而已。陛下如果让太子监国,那么君臣的名分就定了,自然那些觊觎太子位置的道路就断绝,灾难也不会发生。”唐睿宗非常高兴,当即下制让皇太子监国。明年,他又下制让皇太子即帝位。不久太平公主引荐萧至忠和崔湜等人当宰相,因为张说不肯依附她,转他为尚书左丞,罢免参知政事,仍然派他前往东都留守。张说知道太平公主等人暗中怀有异图,便让人献佩刀给唐玄宗,请他先下手为强。唐玄宗深为嘉许,收纳了佩刀。当萧至忠等人伏诛后,唐玄宗征他回朝,官拜中书令,封燕国公,赐实封二百户食邑。那年冬天,朝廷改易官名,张说拜紫微令。

    唐睿宗李旦即位后,他升迁中书侍郎,兼雍州长史。景云元年(710)秋,谯王李重福在东都叛逆而死,留守捕捉了他的党羽数百人,拷打审讯,长期不能定案。唐睿宗让张说前往处理这一案件,一个晚上就捕获了李重福的谋主张灵均和郑愔等人,完全了解了真实情况。于是他将其余被冤枉的在押囚犯都释放了。唐睿宗慰劳他说:“知道爱卿审理这一刑狱,一定不冤枉良善,也不漏过罪人。要不是爱卿的忠诚正直,岂能做到如此?”

    五月,吐蕃派使者到边境送信,请求和唐朝和解。

    张说又是第一个提出封禅建议的大臣。开元十三年,他受诏与右散骑常侍徐坚和太常少卿韦縚等人撰写东封泰山的仪注。不方便的旧礼仪,张说裁正了不少(详情看《旧唐书-礼志》。唐玄宗不久就在集仙殿宴请张说以及礼官学士等人,并跟张说说:“今天朕和你们这些贤才一同在此饮宴,应当将这殿改名为集贤殿。”于是也下制将丽正书院改名为集贤殿书院,授予张说集贤院学士,负责院事。将要东封泰山时,唐玄宗又授任张说为右丞相兼中书令,源乾曜为左丞相兼侍中,都是为了表明岱宗封禅之行,是因为宰相辅佐而成就了王化。张说又撰写《封禅坛颂》纪念唐玄宗的圣德。当初,源乾曜本不想封禅,而张说却极力赞同,所以心中颇为不平。登山时,张说举荐他的亲信摄理供奉官以及主事等,和唐玄宗一道登上山顶。这些从官都加阶超次进入五品,而其余官员大多不得上山。随行的兵士只加勋而没有得到赏赐,所以朝廷内外对张说颇为不满。

    不久他被姚崇构陷,出任相州刺史,仍担任河北道按察使;很快又因事被贬为岳州刺史,还停止了他的实封三百户食邑。他后来升迁右羽林将军,兼检校(代理)幽州都督。开元七年(719),他检校并州大都督府长史,兼任天兵军大使,摄理御史大夫,兼修国史,依然带着史书草稿随军修撰。开元八年秋,朔方大使王晙诛杀河曲降胡阿布思等一千多人。当时并州大同和横野等军队里有九姓部落中的同罗和拔曳固等部落,都为此感到震骇恐惧。张说率领轻骑二十人,持着旌节直接前往他们的部落,在帐下过夜,然后召来部落酋帅加以慰抚。副使李宪觉得夷虏难以相信,不宜轻易冒险深入,派人飞马前去劝谏。张说回信给他说:“我身上不是黄羊肉,不怕他们吃了我;我流的不是野马血,不怕他们刺杀我。士大夫见危致命,这是我为国效死的时候。”于是九姓部落被他的大义深深感动,终于放心。

    开元十年,唐玄宗又敕令张说出任朔方军节度大使,前往巡视五城,负责那里的兵马。当时有康待宾的余党,庆州方渠的降胡康愿子自立为可汗,举兵造反,阴谋掠夺监牧马匹,往西涉河出塞。张说进兵讨伐,生擒了康愿子,并在木盘山俘获了他的家属,然后送到京都斩首。他平定了康愿子的全部党羽,俘获男女三千余人。接着他将河曲六州的五万多残余胡人发配到许、汝、唐、邓、仙、豫等州,空出了黄河以南原来由胡人占据的千里之地。张说因讨贼大功,再次被赐实封二百户。先前,沿着边镇的卫戍兵经常都有六十余万,张说认为当时并无强寇,不需要这么多人马,便上奏裁减二十余万,让他们回去务农。当时边防卫戍士兵,逐渐贫穷衰弱,逃亡略尽。张说又建议将他们全都罢归,再另外招募强壮的人充当宿卫,没有区别对待,一律予以优惠条件。他认为这样逃亡的士兵也都会争着回来应募。唐玄宗听从了,结果十来天里,就得到精兵十三万,分派到各个卫戍镇,再上下轮番,以充实京师。后来的彍骑就是这样产生的。这些事前面都已细说。这年,唐玄宗将要回到京师,顺便巡幸并州。张说进言道:“太原是国家王业兴起的地方,陛下前往巡幸,耀武扬威,应当建碑纪德,表示永远思念的意思。如果从那入京,可以经过河东,那里有座当年汉武帝在汾阴脽(小丘)上祭祀后土(地神)的祠堂。这一礼仪已经废置很久,历代帝王都不能前往。希望陛下继承这一遗弃的典礼,为三农祈祷谷物丰年,这的确是百姓的福分。”唐玄宗听从了。当祭祀后土礼仪完毕后,唐玄宗任命张说取代张嘉贞为中书令。夏四月,唐玄宗亲自为他下诏说:“动惟直道,累闻献替之诚;言则不谀,自得谋猷之体。政令必俟其增损,图书又藉其刊削,才望兼著,理合褒升。考中上。”大意是张说总是进献直言和有用的建议,从不阿谀奉承。朝廷的政令总等他增减,秘府的书籍也靠他刊削。才望兼著,理当得到褒升。考评是中上。

    六月初七(庚申),唐玄宗命令左右丞相和尚书以及中书门下五品以上官员,举荐能胜任边塞以及刺史的人才。六月十一(甲子),彗星出现在五车附近。六月二十(癸酉),又有彗星出现在毕宿和昴宿。

    九月初六(丁巳),唐玄宗任命忠王李浚兼任河东道元帅,然而他最终并未出行。

    十一月十七(丁卯),唐玄宗临幸骊山温泉,并于十天后回到宫中。

    赞普也非常高兴,把贞观以来所得到敕书全部拿出来给皇甫惟明看。冬十月,他派大臣论名悉猎跟随皇甫惟明入朝进贡地方特产,并上表称说:“外甥世代都娶公主为妻,义同一家。中间张玄表等人首先兴兵入寇抢掠,致使双方交恶。外甥深识尊卑,安敢失礼!正因为边将互相挑拨离间,致使外甥获罪于舅父。外甥曾屡派使者入朝,但都被边将所阻扰。今天承蒙舅父远降使臣,来探视公主。外甥不胜喜悦蒙恩。假使两国能复修旧好,外甥死无所恨!”自那以后吐蕃再次款附朝廷。

    秋七月二十八(庚辰),唐玄宗临幸宁王李宪的府第,当天回宫。

    十月初十(庚寅),唐玄宗临幸岐州的凤泉温泉,并于十月二十三(癸卯)回到京师。

    六月二十九(壬午,《新唐书》作六月二十二乙亥),瀍水和洛水泛滥,冲坏了天津和永济两座桥梁以及提象门外的仪仗房舍,淹没东都千余家民居。

    开元十七年,张说再次官拜尚书左丞相和集贤院学士,不久又取代源乾曜为尚书左丞相。视事那天,唐玄宗下敕让所司部门出钱为他设置音乐,供应酒食,还御制诗一首叙述这事。他不久又因为修撰拜谒山陵的仪注,加授开府仪同三司。当时张说的长子张均任中书舍人,次子张垍娶了宁亲公主,拜驸马都尉。唐玄宗又特授张说兄长庆王傅张光为银青光禄大夫。当时张氏得到的荣宠,无人可与相比。这年即开元十八年,张说得了重病。唐玄宗每天都派宦官中使前去探望,并亲手书写药方赐给他。他十二月去世时年六十四岁。唐玄宗伤心恻隐了许久海南品茶,并当即在光顺门举哀,取消了开元十九年元旦的朝会。他还下诏高度赞扬了张说,追赠他为太师,赐给他五百段布帛作为丧事赠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