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品茶 《隋唐系列》玄宗大治二十二:唐玄宗赐死王毛仲与兴建太公庙

品茶网

品茶网

  • 首页
  • 品茶
  • 娱乐
  • 明星
  • 美女
  • 游戏
  • 当前位置:品茶网 > 品茶 >

    北京品茶 《隋唐系列》玄宗大治二十二:唐玄宗赐死王毛仲与兴建太公庙

    人气:发表时间:2021-10-07

    六月初八(乙酉),长安刮大风,把大树连根拔起。

    竞龙四年六月,唐中宗遇害(中毒),韦后临朝称制,任命韦播和高嵩为羽林将军,让他们掌控千骑营,靠鞭笞拷打部下取威。千骑营长葛福顺和陈玄礼等人相继去见李隆基抱怨。刚好李隆基已与刘幽求、麻嗣宗、薛崇简等人密谋举事,遇到这事,他们对望着心中喜出望外。李隆基于是让刘幽求暗示他们,葛福顺他们都愿意拼死效力。到了六月二十日夜里,李隆基带领人马进入宛中,李宜德跟着他,但王毛仲却借口躲开了。当夜,葛福顺等人来到,李隆基说:“和你们一道清除大逆,安定社稷,各取富贵,就在这一刻了。用什么来取信?”葛福顺等人请求得到暗号,接着马上行动,很快就起兵砍了韦播、韦璿、高嵩等的人头前来。李隆基举起火把辨认,果然都是韦后的亲党。他又召钟绍京统领总监的百来名工匠,带着刀锯前来,杀开宫门入内。韦后和安乐公主等人都被乱兵所杀。那夜,少帝因为李隆基建立大功,进封他为平王。任命钟绍京和刘幽求参知政事,签署诏敕。薛崇简、麻嗣宗以及葛福顺、李宜德等立大功的都被封为将军,其次的则被封为中郎将。当时,唐中宗的梓宫在殡,举城百姓都身穿缟素。天明时,李隆基带着新立功的部属,全穿上高官的紫衣或绯衣,全副武装地乘着铁骑出宫。民众倾城聚观,欢呼快慰。那些附和韦后的叛逆者,全都暴尸城外。王毛仲几天后才回来,但李隆基也不责怪他,还超秩授他为将军。

    鸥维网 打造国内一流的农副产品B2B交易平台。

    王毛仲有一套严格的管理方法,所以他监管的牧场牛马繁衍,比最初接手时多出数倍。他管理的谷物牧草之类,也没人胆敢盗窃;每年回残(官府将剩馀物资变卖回缴国库)时,他经常都有数万斛的盈余。不到三年,他跟从唐玄宗东封泰山,带着数万匹牧马随从,按肤色分队,远远望去,犹如漂泊的锦云,让唐玄宗更加高兴。在东岳泰山下,唐玄宗封宰相源乾曜和张说为左右丞相,王毛仲加授开府仪同三司。自从唐玄宗在先天年间正位后,封王皇后父亲王同皎与姚崇和宋璟以及王毛仲为开府,十五年间四人官至开府。唐玄宗又敕令张说作《监牧颂》赞美王毛仲的成就。开元十七年,他跟从唐玄宗朝谒五陵,唐玄宗又追赠他父亲为益州大都督。王毛仲后来的事都已细说,就不赘述了。

    王毛仲本是高丽人,他父亲游击将军职事王求娄,因为犯事被籍没官府,生了王毛仲。王毛仲后来成了李隆基的奴仆。他生性明悟,也有见识。李隆基还是临淄王时,王毛仲经常服侍在他左右。当李隆基出任兼潞州别驾时,又见到李宜德身手敏捷,善于骑射。那时他在富豪家当个苍头(类似有武艺的家丁),李隆基花了五万钱把他买下。景龙三年(709)冬,李隆基回到长安,让王毛仲和李宜德二人挟带弓矢作为护身两翼。

    当时,唐玄宗比较宠任宦官,往往封他们为三品将军,在宫门外手持畿戟。他们奉使经过各州时,地方官吏惟恐巴结不到,因此所得到的馈赠和贿赂,少的也有上千缗钱。因此京城郊畿的田亩庄园,多半都落到了宦官手里。杨思勖和高力士尤其贵幸。杨思勖屡次带兵征讨,高力士则总是居中侍卫。而王毛仲却对得宠的尊贵宦官视若无人,对那些位置卑微的,稍不合意,就像对待书僮奴仆那样大骂或侮辱。高力士等人都因为他的恩宠而不敢作声。

    四月十八(丙申),朝廷首次让两京和各州设置太公庙,以张良配享,并选择古代名将作为十哲配享(左列:秦武安君白起、汉淮阴侯韩信、蜀丞相诸葛亮、唐尚书右仆射卫国公李靖、司空英国公李勣。右列:汉太子少傅张良、齐大司马田穰苴、吴将军孙武、魏西河守吴起、燕昌国君乐毅)。朝廷规定在每年的二月和八月上旬戊日致祭,和祭祀孔子的礼仪一样。

     开元十八年即公元730年九月,唐玄宗李隆基派皇甫惟明与内侍张元方出使吐蕃。冬十月,吐蕃赞普派大臣论名悉猎跟随皇甫惟明入朝进贡地方特产,并再次款附朝廷。十二月二十八(戊申),尚书左丞相燕国公张说去世。

    三月,突厥左贤王阙特勒去世,唐玄宗赐给他书信表示吊唁。

    王毛仲死后,宦官的权势日益强盛。高力士特别得到宠信,唐玄宗曾说:“力士上值,我才睡得好觉。” 所以高力士大多留在禁中,很少到宫外的府第居住。全国各地上呈的表奏,都得先通过高力士,然后奏上。小事通常都由高力士当即决定,所以他权倾朝廷内外。金吾大将军程伯献和少府监冯绍正与高力士结为兄弟。高力士母亲麦氏去世时,程伯献等人在他家披头散发地接受吊唁,哭得捶胸顿足,比死了亲娘还伤心。高力士娶了瀛州人吕玄晤的女儿为妻,因此提拔吕玄晤为少卿,他的子弟也都成为诸王王傅。吕氏死时,朝野争着为她献祭,从高力士的府第直到墓地,车马不绝。然而高力士为人小心恭恪,所以唐玄宗对他始终都很亲信。

    二月十五(甲午),唐玄宗任命崔琳为御史大夫。三月初一(己酉),崔琳出使吐蕃(崔琳不可能在一个多月里两次去吐蕃。估计上次是决定,这时是正式离开长安)。

    五月十五(壬戌),朝廷首次开始在五岳分别修建真君祠。

    开元十九年即公元731年春正月十三(壬戌),唐玄宗觉得时机成熟,于是下诏书说:“开府仪同三司、兼殿中监、霍国公、内外闲厩监牧都使王毛仲,是惟微细,非有功绩,擢自家臣,升于朝位。恩宠莫二,委任斯崇。无涓尘之益,肆骄盈之志。往属艰难,遽兹逃匿,念深惟旧,义在优容,仍荷殊荣,蔑闻悛悔。在公无竭尽之效,居常多怨望之词。迹其深愆,合从诛殛;恕其庸昧,宜从远贬。可瀼州别驾员外置长任,差使驰驿领送至任,忽许东西及判事。”大意是王毛仲出身低微,没有功绩,从家臣位置提拔到朝廷大臣。他恩宠无人可比,官位也极为崇高。他毫无贡献,放肆骄矜。往日艰难之时(指六月二十日推翻韦后的政变),他居然逃匿。朕念叨旧情,予以宽容,仍然承蒙特殊恩典,却没看到有所悔改。在任上他并不竭尽全力,在私下却常心怀怨恨。根据他的罪行,本应处以极刑。现宽恕他的平庸愚昧,只将他贬往远方。可让他出任瀼州别驾,长期员外安置,并派人乘坐驿站马车护送上任。

    同时北京品茶,左领军大将军耿国公葛福顺被贬为壁州员外别驾;左监门将军卢龙子和唐地文被贬为振州员外别驾;右武卫将军成纪侯李守德被贬为严州员外别驾(李守德即李宜德,政变立功后改名);右威卫将军王景耀被贬为党州员外别驾;右威卫将军高广济被贬为道州员外别驾。王毛仲的儿子太子仆王守贞被贬为施州司户;太子家令王守廉被贬为溪州司户;率更令王守庆被贬为鹤州司仓;左监门长史王守道被贬为涪州参军。连坐的多达几十人。王毛仲到了永州时,被追赐自杀,结果他上吊而死。

    这期间,朝廷百官和华州父老累次上表请求给唐玄宗上尊号,请加“圣文”两字,杭州品茶并请求封禅西岳,但唐玄宗都没答应。

    王毛仲虽有朝廷赐给的庄宅,自己的奴婢、驼马、钱帛也不可胜数,但他经常住在闲厩边上的内宅里。每次入宫侍宴,他总是与诸王和姜皎等人,在御座帷幄前并排连榻而坐。唐玄宗偶尔没见到他,都会悄然若有所失。而见到他时则无比欢快,通常都玩到天黑,有时甚至通宵。他妻子已经是虢国夫人了,唐玄宗又赐他另一个妻子李氏为国夫人。每次进入卧内朝谒时,他的两位夫人都同时北京品茶得到赏赐。他生的男孩都被授予五品,与皇太子一同游玩,所以宦官杨思勖和高力士等人经常都因害怕而避免见到他。开元七年,他进位特进,代行太仆卿,其余职位不变。开元九年,他持节担任朔方道防御讨击大使,与左领军大总管王晙和天兵军节度使张说,以及东边的幽州节度使裴伷先等人协商出征事宜。

    这年,全国上奏判死罪的只有二十四人。

    当时和葛福顺一起去见李隆基密谋政变的千骑首领陈玄礼,则一直以淳朴自检。他宿卫宫禁,志节不衰。天宝中年,唐玄宗在华清宫时,乘马出宫门,想前往虢国夫人的宅第。陈玄礼进谏道:“陛下没有先宣旨告臣。天子不能轻易进出宫门。”唐玄宗为此回辔。他年在华清宫时,正临近正月十五,唐玄宗想出去夜游,陈玄礼奏道:“宫外即是旷野,必须有所预备。陛下如想夜游,希望等回到京城宫阙再说。”唐玄宗不想违背他的意愿,也就作罢。当安禄山反叛时,陈玄礼想在城中诛杀杨国忠,虽然没成,但最终还是在马嵬坡杀了他。他跟从唐玄宗进入巴蜀,回来后封蔡国公,实封三百户食邑。陈玄礼在上元元年八月退休致仕。这都是后话。

    司马光评论说:经纬天地称作文,戡定祸乱称作武。自古以来从未有过不兼有二者而称为圣人的。所以黄帝、尧、舜、禹、汤、文、武、伊尹、周公都有征伐的大功。孔子虽然没有试武,但毕竟能对莱夷用兵,并击退费国人,也曾说过“我战则克”;岂只是孔子专文而太公专武?孔子之所以作为学者受到祭祀,是因为礼制有祭祀先圣先师的缘故。自从有了民众以来,从未有过像孔子这样的圣人,姜太公岂能与他抗衡!古代有征战时,就会命令大司徒教士兵使用车马盔甲,裸露大腿胳膊,练习射箭和驾御战车,接受敌军投诚,进献被杀敌兵的左耳。这些军事知识都得靠学习得来。这么做的原因,无非是将礼义放在勇力之前。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如果专门训练勇力而不让他们知道礼义,圣人是不肯这么做的!自孙子吴起以下,都是靠勇力决定胜负,凭狡诈攀比高低,他们哪里够得上列于圣贤之门而称作武哲!现在又勉强凑上这些人满足十哲的数目,作为后世学者的先师。假使姜太公有灵,必定羞于与这些人一同享受祭食。

    当李隆基作为皇太子监国时,趁机上奏将左右万骑的左右营改为龙武军,与左右羽林一道成为北门四军,以葛福顺等人为将军加以统领。龙武军的将官都是功臣,得到赏赐,号称“唐元功臣”。长安的富家子弟为了逃避征徭,都贿赂他们,争取到龙武军当禁卫,于是每军增加到数千人。王毛仲专管东宫的驼马鹰狗等坊间,不到一年,已官至大将军,阶为三品。到先天二年(713)七月,王毛仲参预诛杀萧、岑等人,因功授为辅国大将军、左武卫大将军、检校内外闲厩兼知监牧使,进封霍国公,实封五百户食邑。王毛仲奉公守法,为人正直,不避权贵。两营万骑的功臣和闲厩官吏都害怕他的威严,不敢冒犯。皇宫苑中的营田和牧草年年丰收,唐玄宗李隆基因此觉得他非常能干。开元十四年(725),唐玄宗追赠他父亲为秦州刺史。

    开府仪同三司、内外闲厩监牧都使霍国公王毛仲仗恃唐玄宗对他的恩宠,日益骄横专恣,唐玄宗总是宽容他。王毛仲与左领军大将军葛福顺、左监门将军唐地文、左武卫将军李守德、右威卫将军王景耀和高广济关系密切,葛福顺的儿子还娶了王毛仲的女儿。这些人倚仗他的权势,做了很多不法事情。王毛仲想出任兵部尚书,但没有得到,怏怏不乐的神情表现在言谈和脸色上,唐玄宗开始对他不满。

    正月二十七(丙子),唐玄宗亲自到兴庆宫旁边的龙池籍田耕作,耕了三百步。正月三十(己卯),朝廷禁止捕捉鲤鱼,并要求全国州府在春秋二季祭祀社神和释奠先师时,停止使用牲畜,唯用酒酺(肉干),成为永久规定。

    突骑施派使者入朝进贡,唐玄宗在丹凤楼宴请他,突厥使者也参与。两个使者争执位置的高下,突厥使者说:“突骑施是个小国,本是突厥的臣属,不能居我之上。”突骑施使者说:“今日的宴席是为我设的,我当然不能居他之下。”唐玄宗于是命令分设东、西两幕,突厥在东,突骑施在西。

    王毛仲其实死得冤枉。《旧唐书》将他放在李林甫和杨国忠等奸臣一起,更为冤屈!

    唐太宗贞观中年时,朝廷挑选官户豢养的骁勇外蕃少年一百人担任禁卫。唐太宗每次出城游猎时,总让他们手持弓矢,在御马前射杀禽兽。他们坐骑铺的是豹纹马鞍垫,身上穿的是画兽纹衫,号称“百骑”。到武则天时,百骑的人数逐渐增加,因此改称为“千骑”,分别隶属左右羽林营。孝和(即唐中宗)时又改称“万骑”,也置使统领。李隆基还是藩王时,经常接待其中的豪俊,时不时赐给他们饮食和财货,所以“万骑”都归心于他。王毛仲也深刻领悟李隆基的宗旨,待他们十分恭谨,李隆基因此更加欣赏他的聪敏智慧。

    刚好王毛仲妻子生子。第三天,唐玄宗命令高力士赐给他很丰厚的酒馔和金帛,并且授他的婴儿为五品官。高力士回来后,唐玄宗问他道:“毛仲高兴吗?”高力士答道:“王毛仲抱着他襁褓中的婴儿给臣看,说:'这孩儿难道就当不了三品吗!’”唐玄宗勃然大怒道:“当年诛杀韦氏时,这贼徒心持两端,朕不想提到这事。今日居然胆敢因为婴儿抱怨我!”高力士趁机进言道:“北门(即禁军)的奴才们权势太盛,一旦他们连成一心就不好办了。陛下不及早除掉,必定会成为大患。”王毛仲曾到太原军器监那里索取兵仗。当时严挺之担任少尹,把这事奏报朝廷。唐玄宗担心处置王毛仲会打草惊蛇,他们的党羽也会因惊惧而发动事变,便压下了这事。

    正月二十二(辛未,《旧唐书》作辛卯为误),唐玄宗派鸿胪卿崔琳出使吐蕃。崔琳是崔神庆的儿子。吐蕃使者说金城公主想要得到《毛诗》、《春秋》、《礼记》等书籍。正字(官名,与校书郎同掌校正典籍,隶属秘书监著作局)于休烈上疏认为:“东平王是汉室的懿亲。他想得到《史记》和《诸子》,汉成帝还不肯给与。何况吐蕃是国家的寇仇,如今一旦资给他们书籍,让他们知道用兵的权略,他们将变得更加狡诈。这将对中国不利。”唐玄宗把这事交给中书门下省讨论。裴光庭等人上奏说:“吐蕃聋哑愚昧,而且顽固。他们久叛新服,因此才有这一请求。赐给他们《诗书》,也许能使他们逐渐得到教化,将王化带到境外。于休烈只知道书籍有权略变诈的语句,却不知道忠、信、礼、义,也都是从书籍中得到的。”唐玄宗说:“说得好!”于是将这些书籍赐给了嫁到吐蕃的公主。于休烈是于志宁的玄孙。

    夏四月初四(壬午),朝廷在京城设置礼院,同时北京品茶,将死罪以下的犯人降减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