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品茶 帝国最高权斗107年

品茶网

品茶网

  • 首页
  • 品茶
  • 娱乐
  • 明星
  • 美女
  • 游戏
  • 当前位置:品茶网 > 美女 >

    昆明品茶 帝国最高权斗107年

    人气:发表时间:2021-10-12

    房地产行业潮起潮落,有多少房企会经历崛起和衰退,就有多少人要肩负一个企业某一时段的特殊使命与责任。

    南宋_陈容_画龙01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五月,傍晚时分,天还没黑,大明皇宫迎来一位不速之客。一个虎背熊腰的壮汉,手持枣木棍,如入无人之境,大步流星,直奔慈庆宫而去。慈庆宫是太子朱常洛居住的宫殿,本应守备森严的皇宫大内,然而此时竟然没有一个侍卫护卫。壮汉打伤几个守门内官,直至前殿檐下,才被赶来增援的其他太监抓住了,转交给东华门守卫指挥朱雄。事在己酉:是日酉时,有风癫男子一名,持枣木棍入慈庆官、击伤守门内官李鉴,直至殿檐下,为内官韩本用等所获。付东华门守卫指挥朱雄收之。庚戍,皇太子遣奴婢韩本用等以闯宫事奏闻。——《明神宗实录》堂堂帝国太子,险些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壮汉打了闷棍,简直滑天下之大稽!查,必须查他个水落石出!02大明王朝第一时间启动司法程序。负责巡视皇城的御史刘廷元经过预审,得知这个壮汉案犯名叫张差,蓟州井儿峪人。张差虽然说话语无伦次,颠三倒四,但是看他的样子倒是个奸猾之徒,闹不清楚是不是真疯。接下来刑部的一干官员共同会审了张差。这一次张疯子供称,自己平日靠打些柴草卖钱。可家中堆积的柴菜,被邻居李自强、李万仓给烧了,一气之下就跑来北京,打算告状。四月份来的京城,路上碰见两个男子,给张差出主意说:你这无凭无据的去告状肯定不行,你必须要拿根棍子去,让他们知道你有冤屈。张差还真就拿枣木棍进宫伸冤去了。审到这儿,以胡士相为代表的刑部官员们一致得出结论,张差就是一疯子。可疯子进宫刺杀太子该怎么判呢?思来想去,还是按照宫殿前射箭、投石伤人的罪名吧——按《大明律》应当被处以死刑,建议加重处罚为“斩立决”。这一判,举朝惊骇,一个刺客手持木棍就要刺杀太子,本就匪夷所思。现在又说刺客就是个疯子?刑部这不糊弄人呢吗?刑部的奏章还没上呈皇帝,就有人跳出来说“张疯子这事有问题!”刑部主事王之寀看张差体格健硕,不像是个疯癫之人,所以趁在监狱里值班,借着给罪犯们送饭的时机,私下讯问了张差。一开始张差只是回答拿棍子来告状,误打误撞进去的。王之寀则耐心地开导张差,“你说实话,就给你饭吃,要不然就饿死你。”然后把饭菜放在张差面前。张差低头不语,过了一会儿说:“不敢说。”王之寀一看情形不对,当即命令其他狱吏回避,只留下两名狱卒。张差这才说出了实情。03张差,小名张五儿。父亲张义已经病死,他的马三舅和老丈人让他跟一位不知道姓名的太监去办事,承诺事成之后给三十亩地。张差到了京城住在一个不知道街道的大宅子里,见到了另外一个太监。安排张差吃饱了饭菜之后,老太监就带着张差拿着枣木棍从后宰门一路走到慈庆宫,到了门口让他往里冲,碰见一个就打死一个,如果被抓住了,他会救张差。拿到了第一手材料,王之寀第二天就写了一封名为《鞫问狱情系于根本等事》的揭贴,通过代理刑部尚书张问达上奏:张差既不颠也不狂,而是有心计有胆略的主儿,希望把他押到文华殿前召集朝廷大臣共同复审,或者安排九卿、科道、三法司共同会审。神宗皇帝收到这封奏疏,根本就没有批复,只是将奏章留中了。内阁首辅方从哲则认为张差说的含糊不清,很难作为凭证,而王之寀所奏的不过是小人胡说八道,皇上不要为此而烦心。大学士吴道南也认为王之寀的奏疏荒谬,请神宗皇帝详加审查。于是御史过庭训发了一封公文,让蓟州衙门追查原委。知州戚延龄派人去当地查证了一番,回了一份公文说明了张差疯癫的原因:因为郑贵妃要在当地建一座庙礼佛,建有一座陶厂烧造瓦片,所以当地很多人就靠卖柴发家致富。张差把自己家的地都卖了,屯了一批柴火准备卖,准备大赚一笔。可是,不知是竞争对手,还是是有人红眼病犯了,一把火把张差的柴火都给烧。没了活路,张差一气之下就跑北京准备告御状!万历皇帝朱翊钧朝服像04皇帝、首辅认为王之寀说的漏洞百出。但大理寺丞王士昌、行人司正陆大受、户部主事张庭等纷纷上疏要求开审。陆大受的奏章里更是直接写出了“奸戚”两个字,目标直指郑贵妃的亲属郑承恩、郑国泰等人。神宗也开始发现事态开始朝着不好的方向开始发展,就直接留中不发。此时,负责审理的刑部也产生了分歧。刑部郎中胡士相等人认为不需要再审,就希望刑部尚书张问达上疏按照疯子闹事来处理。而刑部员外郎陆梦龙不同意,坚持必须再审。最终,当天组成了超豪华的刑部陪审团,刑部十三司的的官员胡士相、陆梦龙、赵会祯、劳永嘉、王之寀、邹绍先等人组团再审张差。审讯期间,陆梦龙三次下令大刑伺候,青岛品茶但堂上在座的其他官员无人响应。直到陆梦龙拍着桌子,才对张差用刑。陆梦龙拿出纸笔,让张差画进宫的路线,张差很快就画好了。“你为什么认识进宫的路线?”“我是蓟州人,没人带路,我怎么会认识进宫的路线。”“带路党是谁?”“大老公庞公,小老公刘公。”庞公,即庞保,骑马的不知名太监;刘公,即刘成,领他进宫,还说你打小爷(小爷是太监对皇太子的称呼)就吃穿不愁的。尤其是刘公,让大家想起了一件往事。 05万历四十一年(1613)六月,锦衣卫百户王日乾报告说,奸人孔学与郑贵妃宫中内侍姜严山等人,请了一位妖人王三诏,书写了神宗生母和神宗的称号与皇太子的生辰八字,用一个黑瓷射魂瓶摆案焚香、披发仗剑、念咒烧符,还剪了三个纸人,用铁针49只钉在纸人的眼睛上,七天之后才给烧了,还约定说在皇帝生日前后下手(杀掉太子)。这件案子的口供中,就涉及到了刘成,此时,梃击案再次牵扯出刘成。所有人都反应过来,这事不简单,必须把庞保、刘成抓起来对质!因为,庞保、刘成,是郑贵妃的宫内太监!陆大受赶紧奏疏,以此为突破口,揪出背后的“奸戚”集团!郑贵妃的哥哥郑国泰慌了,他见识过文官骂街本事,当他听说陆大受的奏疏中有“奸戚”两字,郑国泰赶忙写了一份揭帖,表明与此事无关。郑国泰不上疏还好,一上疏捅娄子了。给事中何士晋率先开炮,理由是陆大受的奏疏又没有明确说主谋是郑国泰,你急急忙忙跳出来辩解,分明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如果要消除大家的疑问,就该让郑贵妃建议陛下捉拿庞保、刘成。如果这事跟郑国泰无关,就该让郑国泰负责皇长子、皇长孙的一切起居安全,稍有疏忽和意外,唯他是问!假如郑国泰担心这个案子牵扯到他,在皇上身边蛊惑,长期拖延审讯;或者暗中让党羽逃跑;又或者暗中加害张差,杀人灭口,那他就是罪不容诛!何士晋这奏疏一送进去,神宗的鼻子都气歪了,准备收拾何士晋。06三年前,吏部准备将何士晋调为浙江佥事,等了三年任命也没有批复回来。这封奏疏上完,神宗又把这这道任命给翻了出来,大笔一挥就把这道任命签字认可了。可吏部又不同意了,因为你迟迟不回信,那个位置已经任命给了别人,总不能一个官职任命俩人吧。神宗更不乐意了,下令把前面那一位给我调走。吏部又回答说,不行啊,按照何士晋的资历应该被任命为参议!这下彻底把皇帝激怒了,把吏部尚书叫来大骂一顿,然后把吏部郎中以下的官员全体扣工资。罚钱无所谓,案子该怎么结案?07五月二十六日,神宗再次下旨称太子是国之根本,既然梃击案有幕后主使,那就由刑部、都察院、大理寺三司会审吧,但不许株连无辜!关于这个无辜,东林党及其后来的支持者,都认为是皇帝为包庇郑贵妃所给出的暗示。真是如此吗?五月二十八日,神宗召集了内阁、五府六部、九卿科道的官员,齐聚供奉神宗生母李太后牌位的慈宁宫。神宗当面跟大臣们训话,还特意安排皇太子朱常洛、皇太孙朱由校一起一身缟素的接见了众位大臣。神宗说,自从我妈死后,我是哀恸不已,从今年春天以来,我脚病又犯了也不敢懈怠。最近张差闯入东宫打伤人这件事,传的沸沸扬扬,外廷生出了很多的闲话。然后,他拉着朱常洛的手表现了一下父子之情,同时还指责一些小臣恣意妄言,离间他们父子俩,这才是真的奸臣!最后让太子朱常洛现身说法,提出张差这样的疯子应该尽快处决,不要株连他人,我们父子俩相亲相爱,父慈子孝,你们这样议论纷纷,分明就是无君之臣,害我做了不孝之子。父子俩一通双簧,来了个御前定调,此案就这样,结了吧。第二天,判决结果出来了,张差被绑缚西市,凌迟处死;庞保、刘成交司礼监梁栋进行审讯,很快就被打死在狱中。08案子从表面上看是郑贵妃为了太子之位而进行的一场政治暗杀。郑贵妃又不傻,既然是暗杀,为何让一个疯子拿木棍行刺?太子影都没见过,就被一帮太监给拿下了,这算哪门子行刺?实际上,这个案子是东林党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进行的政治博弈。内阁首辅方从哲、刑部胡士相、赵会祯、劳永嘉、邹绍先都是浙党,他们是当权派,朝政越稳,越符合他们的利益;而希望越闹越大的是,刑部尚书张问达、郎中陆梦龙、主事王之寀、给事中何士晋,都是东林党人,朝堂越乱,他们越能浑水摸鱼。东林党就是要用梃击案打击郑贵妃,确保太子朱常洛的地位稳固,纳下投名状,为未来做准备。等太子登基了,他们这些人就是从龙元臣。而且,东林党人想借机让非东林系的内阁首辅方从哲下台,换上自己人。 -未完待续-下期继续感受下,中国古代权斗的天花板——45(嘉)+6(隆)+48(万)+1(泰)+7(启)年往期回看>>>>>这大概是古代权斗的天花板了(1)这大概是古代权斗的天花板了(2)

    ⬆️点我 ⬆️

    你准备先看哪篇热文: 明朝那些事儿 讲的历史是真的吗| 慕容复要恢复的大燕国有多奇葩|极简中国游牧民族史|古代一两银子值多少钱|国外历史书吹水的现象很严重|我们为什么要放弃永生昆明品茶